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刺激的偷情

发布时间:2020-05-22 13:34:33   浏览次数:123
  雪花又飘了下来

  又是一年了,吉望着满天飘散着的雪花想着。这个男人也就三十二、三岁,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没有什麽区别,只是他望着雪花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惊奇,因为在他的眼中含着闪闪的泪花……吉孤自一人伫立空蕩的公墓中,雪无声无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头髮,他的衣衫,滚滚的热泪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苏轼的那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唯有泪千行。”

  这是他的妻子茹的长眠之地。吉望着那已被雪盖住的那个妻子的所在,脑中想的是她的笑语欢声,不由得放声痛哭:“茹啊……我对不起你,我是真的爱你啊……”

  床上。

  一对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着。男人气喘吁吁,女人莺语连连。

  但见男人双手疯狂地揉捏着女人的乳房,下身闪着光的阴茎在女人的小洞内来回穿梭,带着女人的那两片阴唇时进时出,还有点点淫液撒在床上。

  这个男人正是吉,这个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结婚三年了,吉已经渐渐地对妻子茹身体的感觉淡了,虽然他对妻子的爱没有少了一丝一毫。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麽自然。

  那是一个宴会。经朋友介绍吉见到了颇有风韵的亦。推杯换盏,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吉在亦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天因为有亦,吉也就有些喝多了。

  宴会结束了,吉送亦。

  到了亦的楼下,亦适时地说:“上去喝点茶,如何?”

  吉知道已经很晚了,他也知道应该拒绝,在吞吞吐吐地说:“很…晚……”

  却被亦打断了话头,“怎麽,怕回去没法和老婆交待啊?”随着一阵清爽的笑声,吉和亦上了楼。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那麽的熟悉了。一个该发生似乎又没有什麽理由发生的事情,让亦倒在了吉的怀里,还没等吉把亦扶起,亦的嘴唇就封住了吉,两个人这样的热吻起来,接下来就是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慾望在酒精的刺激下显得格外的灵敏,两人粗重的呼吸也让这个房间的空气闻起来有了一种放蕩的味道。

  亦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迷人。椒红的乳晕上翘立着一颗小小的乳头,伴着吉的唾液,放射着诱人的色彩。这时的吉已经全心的投入到了亦的下身。他分开亦的双腿,手指伸进了亦的阴部,用手指继续挑逗着亦的情慾,另一只手被亦抓在了手里狂乱的吸吮着。亦的身体随着吉的抽动而抽搐着,分泌的液体也湿润了吉的整个手掌。

  “快,给我,我要,要,快给我……”亦断续的呻吟出,吉的阴茎当然也无法再忍受,吉调整了一下位置,对準了亦的洞口,插了进去。

  亦的反应更是强烈,她全身一紧,就随着吉的动作而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快,干我,快……”

  吉飞速的进出着亦的身体,每一下都深深地挺在了亦的花心。

  “啊……”亦全身又一颤抖,安静了下来,这时,吉也加快了速度,忽然抵住亦的身体,再也看不到两人的交合之处,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亦的子宫。

  当慾望的种子播撒之后,吉一下子清醒了。他从亦的身上下来,没有声息,也没有歎息,就是那麽沈默的坐着,亦在高潮消退后的清醒到来后,用手抚摸着吉的臂膀说:“怎麽,后悔了?是不是怕回家交不上公粮啊?”嘿嘿地,她坏笑起来。吉到被亦的这句玩笑话给逗乐了,顿时,气氛轻松了许多。

  实际上,亦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不比妻子差,甚至在床上的放蕩要比茹疯狂,可是这次出轨还是让吉的心理上觉得十分的对不起茹,毕竟是那麽的海誓山盟,却这麽快自己就做出了对不起茹的事。

  可是现在下体却又传来了阵阵的酥爽,原来上亦把吉那垂头丧气的家伙弄在手里,刺激着它。吉意思的有些躲闪,没想到,一下子被亦把自己的阳具拉进了口中。

  正在自己的慾望和对妻子的欠意边缘挣扎的吉一下子感到了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温的腔中,不似那洞中的感觉,这种感觉顺着脊背直沖后脑,一下子,他就又硬了起来。亦没有理会吉的感觉,她把吉的阴茎含在口中,前后的套着,甚至用自己的舌尖点着吉的马眼,这种方式带给吉的感觉是以前茹从未给过吉的,吉的理智和欠意渐渐的被快意取代了……而亦却拿出一只手,抚摸起自己的阴蒂,在含着那吉阴茎的口中又发出了那种能让男人失魂的呻吟……此情此景,就怕是柳下惠重生也恐怕再难坐怀不乱了,吉一下子又压在了亦的身上……几番回合下了,吉的那种愧疚不见了,他想,只要自己不露出马脚,茹不会知道的,只要自己做好一切的处理工作……吉离开亦的房间的时候,亦已经软软的倒在床上不能动了。

  回到家里,当然,茹相信了吉所说的,是宴会喝到太晚。吉说太累了,茹就为他拿来水,为他擦了擦脸,让自己的老公能更舒服些的入睡。因为在亦那的劳累,吉睡的很香。

  时间就这麽过去了,如果没有那天的一个偶然,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可它却就是发生了。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吉和亦正在亦家里偷情。那时的亦正是惬意绵绵,而绵绵的亦发出叫床声也是让吉受用不尽,这时电话忽然响了。亦一看,是她老公的。

  亦示意让吉停一下,她自己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电话:“喂,老公呀?

  你到了?”

  “……”

  “是啊,我在做家务呢,很累人呢,你听着也是声音很粗哦?”亦向吉做了一个鬼脸。

  “……”

  “好了,老公,不和你多说了,我还要去干活呢,你多保重哦,晚上再给我打吧,我爱你哦,老公,拜!”亦刚放下电话,就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小洞吸着吉,说:“快,亲老公,我痒死了……”

  “好啊,你个小蕩妇,给你老公带绿帽子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他使劲的干你?”吉刚听到亦和她老公的电话,性致高涨。

  “好啊,……快,使劲的干我,我就要你,快,哦……”亦在吉的猛攻下有些胡乱的语不成声。

  “你不怕你老公知道呀?我要把你干到让他一用就知道,我,……”吉也卖力的做着抽插运动,一边说着。

  “好老公,只要你给我,让我舒服……老公那里,女人不想让男人知道……好容易呀,快,再深些,用力……”

  这句话似乎让吉忽然想到了什麽,也好象刺激到了他什麽,在亦的狂乱下完成了那次惊险的愉情。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雪花又飘了下来  又是一年了,吉望着满天飘散着的雪花想着。这个男人也就三十二、三岁,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没有什麽区别,只是他望着雪花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惊奇,因为在他的眼中含着闪闪的泪花……吉孤自一

随机激情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