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变装爱好

发布时间:2020-05-22 13:34:32   浏览次数:937
  我是个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着研究进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变装是我少数释放压力的爱好之一,我一个人住在爷爷奶奶留下来的老房子里,独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这里的旧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会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躯,然后端坐在梳妆台前将我即肩的长头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接下来用粉底遮住我略黑的脸庞还有些许的痘疤,接着用眉笔将我的眉毛修饰一下,用眼线笔画出水汪汪的大眼睛,再装上假睫毛,画上淡淡地腮红,并涂上唇蜜。


  当镜中的男孩脸庞被我修饰成了女孩的脸蛋以后,我会在胸前装上nubra,再穿上水bra,这样只要有适当地拨一下胸部就能达到C以上的视觉效果了。通常準备到这边大概就超过一个小时了,而我下面那讨厌的男性象徵也会坚挺得让我无法好好穿上我喜爱的蕾丝内裤,所以在不用出门的晚上我往往就这样顶着女性的上半身光着男性的下半身在家里活动着。


  若是要出门的话,往往就得耗费点功夫,像是看个电视来转移注意力,或是进到浴室里用热水跟冷水轮流招待自己的小弟弟,等到小弟弟恢复正常将它给往后折,并且用比较厚的封箱胶带给贴起来,这样穿上内裤就不会暴露自己的男生象徵搂。我换身女装基本上都是短裙或是小洋装爲主,所以出门时总是会伤脑筋要穿什幺样的丝袜或是内搭裤,但是总归一句,女装出门一定要给她美美的。


  我的生活虽然过着双重性别的生活,不过因爲男性的一面个性较爲孤僻的关係没什幺朋友会找,女性的生活圈又完全没跟男性身份重叠,所以完全没有想要出柜的年头。由于还满有自信就算是说话也不太会给人发现自己的男性身份的,所以经常会变装出门。通常出门都是跟变装的同好朋友约去闹区逛街或是去夜店放鬆心情,独自一人出门也常发生。而我被迷姦的经验就是独自一人时发生的。


  那天是过年期间,我因爲受不了回家过年不断被长辈们轮番唠叨头髮太长,提早返回现在的住处。无聊的过年,姊妹们不能陪我打发时间又不想那幺早蹲在研究室发呆,于是我换上红色洋装搭上黑色蝴蝶结的腰封,搭上新买的黑色刺绣丝袜,配上白色的短羊毛外套,背起前阵子咬牙买下的黑色GUCCI包包,跑去诚品书局假文艺一番。


  走在路上我不断被男士们用目光扫射,我爱死这种目光了,他们看到我总是目光一亮,眼睛不断扫射着我的三围,说不定脑海里还幻想着我脱光衣服后的身躯呢。明明就是过年期间,绿园道诚品仍旧有一堆人在这里「看书「,我拿了一本日本恐怖小说Another静静的坐在角落翻阅,感觉薄薄的一本,但是我看了一个多小时还看不到1/3,看书看到毛骨悚然的我决定把这本书买回去好好的欣赏。这时一个帅气高大的男生向我搭讪,他似乎观察我好一阵子了,他说看我对这本书很有兴趣,希望可以跟我讨论一下书里的内容。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让我内心笑了好久,不过反正我一个人也是无聊,就顺着他的邀约跟他在星巴客聊起天来。


  那个男生自我介绍说叫小卫,谈吐还不错,似乎是个很爱看书的人,我说了一些不太有名的国外翻译小说他都能侃侃而谈。在星巴客聊天聊了一整个下午,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小卫本来要带我去吃一间西班牙料理,但是过年期间哪有什幺店家是开着的,我让他载着绕了一阵子才在他家附近找到一间美式餐厅还有营业。吃饭时因爲听到有调酒买一送一的优惠,所以我很开心的点了平常爱喝的轰炸机两杯,一股脑得喝下去,还喝了不少小卫推荐我喝的比利时水果啤酒,一股脑混酒的后果就是我醉得糊里糊涂的。


  小卫看我喝醉酒,就假意提议说他家就在附近,去他家坐坐醒醒酒也可以看看他的藏书。我当时已经有点意识模糊没有想太多就跟他回家了。到了小卫家,小卫让我在他的床上躺平,而他也藉口说有点不胜酒力在我身边躺了下来,他的手轻轻的揉着我的腰,另一之手则不安份的在我屁股沟上游移。


  我虽然大感不妙,但头脑实在昏沈得无法思考,只能口中说不要并用无力的双手去阻挡狼爪的侵袭。小卫看我无力抗拒更加大胆得将手放在我胸前,搓揉我的胸口,虽然我的胸前有水bra加上nubra的双重防护,但是这种带着挑逗的举动勾动了我内心的慾火。


  这时小卫将我翻身,他的唇轻含着我的耳垂,他试图用单手将我的胸罩给取下,但我奋力的推开他,我坐起身蜷曲在床脚,我告诉他:「你不要对我乱来,我是个男人,是个变装过的男人」,小卫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但我没时间想太多,站起身就要离开。


  我虽然站起来了,但是酒醉带来的头昏眼花让我在下一秒就跌坐在地板上,这时小卫似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扶我回床上躺好,并问我说:「你说你是男人,那我想看看证据!」他话说完也不等我回应就将手伸进我的裙底,他将我内裤下的胶带撕下来,发现了我男性的象徵。他有点丧气的跌坐在一旁似乎感到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到比较舒适了,这时小卫仍坐在床边的地上发呆。由于小卫在刚刚已经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此时只穿着件T恤跟内裤,而我的头一转过去就看到他的内裤中央鼓鼓的一大包,似乎慾火还没有消退。


  我于是开口问他:「你真的觉得我像女人吗?」他回应:「如果我没摸到你下面那个东西,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是个男的。」或许因爲当时我酒意还没退吧,我跟他说:「那不如我用嘴巴帮你好吗?」他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于是我要他将内裤脱下来,躺到床上,而我则跪在他脚边要帮他口交。


  他的阴茎不长,大概15公分左右吧,但倒是满粗的,我一口含下去刚好把我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比起以前吸过得几根阴茎出奇的没有什幺异味,我边将他的阴茎缓缓吐出,边用手抚弄他的蛋蛋,我的舌尖灵巧的在他的龟头端游移,当贝齿经过龟头时微微地施力,让他感受到又刺痛又麻的异样感觉。


  在我吸弄的同时,小卫的分身也变得更加的硬挺,我微微抬起头媚笑的看着他,右手握着那阴茎的根部由轻到重,由慢到快将那分身戳弄着,小卫不自觉得喊了几声:「干,你这人妖弄得我好爽」,我听到这些话手更是卖力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嘴则游移到他胸前的两颗黑葡萄,先是轻轻含着用舌尖缓缓的挑弄,再来是重重地吸吮像是找母乳的小婴儿。在上下夹攻过后,小卫很快就在我手里缴械了。


  他的液体在我手上留下淡淡地腥味,我简单的用卫生纸把我的手跟他的阴茎擦一擦,发现小卫虽然射精过了但是阴茎仍旧直挺挺的没有软化的迹象。而我的下身早就因爲我刚刚那淫蕩的举动硬挺不已,小卫问我要不要自己处理一下,我笑笑的说不用了,毕竟没有一个直男有兴趣看一个人妖打手枪的吧。我走进浴室想说清洁一下顺便洗个脸冷静一下,这时小卫走进浴室将我抱起来坐在马桶上,我的双腿被他分开,他的阴茎就顶在我的下体处,我们两个硬挺得阳具就这样上下交叠着。


  他说:「我们两个一起来打手枪!」他用他那粗长的大手一次握住我俩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而他的嘴唇则从我的背后开始亲吻我的颈部,另一之手则隔着胸罩搓揉着。我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依偎着他,距离上次跟男人这幺近距离接触也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许久没有感受到这样刺激的我,很快的就缴械在他手里了。


  但是他不肯放开我的阴茎仍然持续的在摆弄着,等到他射精时,我的阴茎早就恢复生气开心的接受他的蹂躏,他射精了也没放开手,持续的套弄着,他在我耳边跟我说到等到我俩同时射精才会停手,我心疼他会手酸提议说要轮流,但是他不愿意,只是持续不断地套弄着。印象中那晚我射了五次液体,他才停手,虽然阴茎痛得要命但是内心却充满莫名的满足感。我俩都累得连走回床上都懒,就这样在马桶上睡着了。


  隔天醒来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离开小卫家之前特地将我的裸体给小卫好好的欣赏一番,让他确信我是一个男生,只是小卫莫名的看到我的脸就会有性沖动,害我还跟他口交了一番才顺利离开他家。一个晚上的荒唐让我回到家草草整理一番后又滚回床上睡回笼觉了。饱饱的睡了一觉之后,才发现被转成静音的手机有着十数通的未接来电,都是小卫播的电话。


  当天晚上我又跟小卫出门了,今天我穿上一件黄绿格子的针织毛衣,一件白色的小热裤,还有米黄色的雪靴。小卫对我的打扮似乎很满意,我跨坐到他的T2上双手搂着他的腰让他带往吃饭的餐厅。在吃饭的期间小卫问了我不少问题,像是怎幺会想要女装打扮,还有交过几个男朋友等等。我也都一一的回答他,我问他:「爲什幺你会对我有兴趣呢?」他很腼腆的回应我:「因爲你的脸就是我每天在幻想的完美脸庞。」我听了他的回应脸庞都热了起来。


  吃饱饭之后我提议要去散步消化一下,于是小卫带我到附近的植物园闲晃,我跟他走在昏暗的步道上,他眼看四下无人手又不安份了起来,我俩三次拨开他放在我臀部上的手,白了他几眼他,他也只是笑笑没说什幺,次数一多我也就由他去了。闲谈中我才知道小卫年纪大我几岁,大学毕业后就出社会工作的他现在身家积累已经不少了,而且工作性质还是我的研究范围的东西,难怪我提到一些专业常识的时候他都回应的出来。散步散了好几圈,我看到小卫的眼神似乎期待着些什幺,我知道他对我的肉体似乎又燃起慾火了,但我的小阴茎可还因爲前一晚的荒唐疼痛不已呢,没有那个力气去跟他瞎混。走着走着都累了,我坐在一旁的长板凳上拍拍自己酸痛的小腿肚,小卫于是提议要回他家,他帮我按摩。


  虽然想也知道他不怀好意,但是就在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天花乱坠之后,我又像傻子一样跟他回家了。我把身上的衣物脱掉只剩下内衣裤,就这样躺在床上让他按摩我的背部以及双腿,小卫的按摩真的很舒服,我不断发出舒服的呻吟,同时我也发现小卫似乎一直盯着我的脚丫子看。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爲穿雪靴的关係,我并没有穿袜子,再加上走了好久的一段路,脚上的气味一定很不好闻。我想起身去洗脚,但是小卫不让我起身,并告诉我他有一些比较奇特的怪癖。


  小卫他喜欢舔人的脚,尤其气味越重他越喜欢。于是我把我的脚伸到他的面前,他没有迟疑,抓着我的脚开始细细的从脚趾舔到脚跟,那个感觉令人十分的诡异,刺刺的舌头不断地透过我的肌肤刺激我敏感的神经,舔到脚缝时,那溼润的舌尖温润的鼻息,让我反射性的将脚给缩了回去。我的脚被他舔得溼润润的,而他的阴茎也跟着胀大硬挺了。这次我想要让他进入我的菊穴,于是我问了他意见,他似乎跃跃欲试,于是我进到浴室将润滑液先灌入菊门之中,我将下部的胶带给撕掉让我的小弟弟能够自由的伸展,而胸前的bra则应小卫的要求留下来。


  我先用嘴巴把小卫的大阴茎给弄湿,再用润滑油厚厚的涂上去,我的菊门已经做好迎接他的阴茎进入的準备了。自从我交往了第一个男朋友开始,我每天都会自发性的浣肠,而且每隔几天都会有一般尺寸的假弟弟来爲我创造犹如女性般的快感,要迎接小卫的阳具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先是面对面的姿势,用传统的方式开始我俩的第一次交媾,他将我的双腿折成M型用手扶着,下身轻轻的进入我的菊穴之中。


  他的动作轻柔,我想他走后门的次数不多吧,于是我配合他的动作轻轻摆动着腰,让他早点习惯我紧实的小穴。过没多久小卫似乎习惯阴茎的刺激了,动作变得激烈起来,一下一下有如打桩机般撞入我的菊穴之中。还是真正的阴茎令人难以忘怀。随着他力度的增加,我的腰也渐渐的被他抬起,我的阴茎随着律动摆动着,边滴下点点透明的液体。


  他这样干了我十来分钟,接下来让我翻身趴在床上,用背后式来侵入我。边插入边用手拍打我那骄傲浑圆的屁股,不是我自夸,每个从背后进入我的男人都称讚我有一个性感的丰臀呢。用背后进入让我明显的感受到前列腺不断地被刺激着,我就这样被他从背后弄到了第一次的喷射。


  他看我射出了,便缓下了不断突刺的身体,亲暱的从背后抱住我,一手抚弄我的小阴茎,边问我:「还行吗?」我仍然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于是小卫把我的BRA解开,用双手握住我贫乏的胸部,他熟练的玩弄我胸前的两颗葡萄说:「可惜手感不佳,不然从后面抱着你,跟抱女人没有什幺差别。」我俩现在的姿势是他坐在床上,而我坐在他身上,他的阴茎仍深深地插入我的小穴之中。


  就这样女上男下,我的臀部只要微微施力就能感受到他那阴茎的无比威力。


  小卫让我休息了一下又开始了他的攻势,这次他的阴茎不断地拔出又刺入,把我干得呼天抢地的,菊穴都翻开了。这样强力的沖刺让我猛然又喷射出第二次的液体,不过这次小卫也差不多快到了,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是深深地往我菊穴深处钻入,经历第二次喷射的我上半身早已瘫软在床上,只靠着小卫紧抓着我的腰才能维持住屁股撅高的姿势让他好好干我。


  小卫的喷发又烫又猛,就在他数不清是第几百次的深层撞击时,他终于腰一挺,将白浊的黏液喷洒在我体内,而受到他的刺激我的小弟弟也跟着到了第三次的喷发,量更比前两次来得多不少。我瘫软得趴在床上,而菊穴内的液体随着小卫那雄壮的塞子拔出,也跟着流出穴口。整个床单都被我下身流出的液体给喷溅得一塌糊涂,不过我俩也不顾这些抱在一起就是一阵深情的热吻。


  之后剩下的两天年假我就都待在小卫家,醒着的时候互相爱抚,然后在床上翻云覆雨,直到精疲力尽后再互拥着睡去。年假结束后小卫要回北部上班了,而我也该乖乖蹲研究室赶工我的研究进度了,于是我跟他约定好,每个月至少能见面一天,而那一天我就任他任意摆布。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我是个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着研究进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变装是我少数释放压力的爱好之一,我一个人住在爷爷奶奶留下来的老房子里,独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这里的旧衣服,根本就是我的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