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熟妇与男孩

发布时间:2020-01-13 01:41:07   浏览次数:756
 石坚十三岁那年暑假,小学已经毕业,升中学考试的成绩早已公布,石坚
无悬念地考取第一名,假期一过就要上中学了。暂时没有了学习的压力,假期过
得分外放松,石坚几乎每天都在野外疯跑,跑步、练拳、爬树采果子、池塘摸鱼
捉蛤蟆,甚至还曾经抓过野兔,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比父母还忙。
  有一天石坚发现一条路边的杨树下长有蘑菇,《自然》课上有教过食用蘑菇
与毒蘑菇的区别,所以这些蘑菇他还认得,也知道蘑菇的营养价值很高,就决定
多采点回家。身上没有带口袋,就把衬衣脱掉,袖子打了个结,做了个简易的小
包袱。小路两边种的都是杨树,蘑菇不是很多,但一路走下去,也采了不少,足
足有一大包,估计够吃个几顿的了。
  想到吃顿觉腹中饥肠辘辘,中午弄的烤玉米与烤蛤蟆,早已化为热量,又随
着汗液排光了。出了大量的汗,身上也粘乎乎的,干的地方甚至已经有盐粉了。
  于是决定找地方洗个澡,然后回家吃饭。选了棵比较高的杨树爬上去,四下
寻摸了一下,巧的是在小路旁边一百多米处有个土坡,土坡后面就有个水泡子,
看起来水还挺干净。
  「想什么来什么,真爽!」石坚溜下树,欢呼一声,兴奋地向土坡跑去。
  爬上土坡,石坚才看清,水泡原来是条小河,但宽窄不一,因为水草很高,
窄的地方不到跟前儿是看不到的,只有比较宽的地方才可以看到水面,所以看起
来就象一个小池塘。潺潺的水声听起来就让人感到舒爽。四下望了望,可以隐约
看到一个村落,距离这里也得有几公里远了。这里应该是草垫子,也就是所谓的
沼泽地,所以小河方圆几百米内也没有庄稼。除了几百米处有个小窝棚外,也看
不到什么人。这种在野外的小窝棚即使住着人,也肯定是男的,即使是遇到了也
不会有什么尴尬。
  之所以这么仔细是因为农村孩子在野外游泳洗澡,都是脱光光的。十二三岁
还是小屁孩儿一个,农村很多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没有出现第二性征,石坚经常
看到同龄伙伴们在野外光屁股游泳,鸡鸡小小的,光光的一点毛没有。但他却早
已经不与伙伴们一起脱光游泳了。也许是因为长年坚持锻炼,加上家境优越吃的
比较好,九岁开始石坚就觉得鸡鸡渐渐地长大了,颜色也逐渐地变深了,并且还
长出稀疏的毛毛。这让他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不大好意思再与伙伴们一起去
裸泳,以免他们取笑自己。尤其现在他身高已经有1 米70多,几年的坚持锻炼身
体已经不再显得单薄,虽然外表上看起来并不是很粗壮,但实际上肌肉很均匀,
很结实,除了还嘴上没毛,看起来已经象个大小伙子。他曾经看过在野外洗澡的
农村男人,自己那东西已经不比他们的逊色,甚至个头上还要大上一点点,只是
毛毛显得很少,不如他们的多,使那东西在胯下显得很突兀,这也让他更不好意
思在同龄的伙伴前裸露下体了。
  小河岸边长满一人多高的水草,人站在里面,外面是看不到的。恰好靠外面
处有个比较干爽的石块,石坚就把脱下的衣裤还有装着蘑菇的包袄放在石块上。
  小心地往前试探着走了几米,脚底可以感觉到沙石,他便有些放心了,因为
这种水草比较多的河池,最怕有淤泥,陷进入很容易发生危险。河底有沙石就相
对硬挺一点,水质也不容易浑浊,不至于洗了半天,又带回一身泥巴。
  石坚兴奋的嘿嘿一笑,正准备趟下河畅游一番。突然心头一紧,左后方「嗖」
的一声,好象有什么东西窜出,同时「呼」一声钝响夹带着一股风向自己后脑袭
来――有人用棍棒打自己!这是石坚的第一反应,与此同时左手护头右脚蹬地,
身体迅速向左后滑,转腰屈肘,这是一套很漂亮的防守反击动作,左臂防守,转
身右肘横扫攻击,杀伤力也很大的。
  可是当他转身看到对方是一个女人时,不由一下子慌乱,就要击中对方的肘
击赶紧下拉收势,总算是没有打中。可是身体前冲的惯性怎么也停不了了,整个
身体直接向前扑,连同女人一起实实地摔在地上。石坚感觉身下女人软绵绵的肉
体,尤其是胸前两大块肉支撑着自己,感觉很舒服。
  「啊,死流氓,放开我!」女人的一声尖啊,把石坚叫愣住了。心想我怎么
一下子成流氓了?定睛一看,才发现女人上身也与自己一样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自己正脸对脸,胸贴胸地压在人家身上,不禁感到很不好意思,连忙两手撑地想
起来。
  可是上身撑起,自然下面贴的就更紧了,女人本来先入为主地认为是遇到流
氓了。现在这姿势更加以为「流氓」要开始行动了,所以石坚的上身刚一抬起,
就被她狠狠的抽了一耳光,突如其来地挨了一下,加上河边的草地也比较滑,脚
下蹬了一下没蹬住,使石坚再次扑在女人的身上,知道自己这是被别人误会成色
狼了,心里不住的暗叫倒霉。
  「啊,救命啊,抓流氓啊!」女人尖厉的叫声,在这寂静的旷野中显得异常
的响亮。石坚赶紧捂住她的嘴,女人拼命摇头企图挣开他的手,同时双膝乱顶,
身子死命的扭动挣扎,手臂被石坚控制住,但手还是抓到了他,指甲甚至都已经
抠到了石坚的肉里,脸蛋红红的,狂怒的表情让石坚拼尽力气控制住她的腰身。
  这也让石坚有机会打量一下身下的女人,然后一看不由再次让他一愣。(今
天已经被搞地有点神经了,这么一会「愣」了好几次。)
  凌乱而湿漉的长发散在被他俩压倒的草丛上,白净的额头,天成的细眉看得
出未经过修剪,但却像两弯柳叶一样精巧,眉毛下正向他怒视的双眼,象是刻意
要喷出怒火,不料喷出的却是浓浓的春意,眼睛很大,还闪着一种野性的光辉。
  精巧而又坚持的琼鼻,此刻因为愤怒而翕张的鼻翼,让石坚下意识放开捂在
她嘴上的手,迫切地想看清她整张容颜。
  鹅蛋形的脸庞很白晳,剧烈挣扎花费了她不少体力,脸蛋红扑扑的,略有点
厚的唇半张着,急促的喘着气,如兰的气息毫不顾及的直向石坚喷来,白嬾的脖
颈下圆润的肩,可以想像得出胸前的两座山峰也肯定不会平庸,石坚甚至能感受
到女人的胸前的两座突出在一紧一松的压迫着他。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激荡的
感觉,心砰砰的乱跳,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向某个部位流去,以至大脑都感觉到有
点缺氧。
  「啊!嘶……」喘过气来的女人趁着石坚愣神的功夫,张嘴就咬住了他的手,
死死的不松口。剧痛使他顾不得怜香惜玉,一头撞在女人头上,同时赶紧把手抽
回。
  「你疯了啊,我不是色狼,我就是路过想在这儿洗澡,还没等洗呢,就被你
给一棒子,真够倒霉的了!」折腾了半天,石坚这才第一次有机会开口解释。自
己还没上中学呢,就被人误会成是色狼,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冤枉啊。
  「你家哪儿的,谁家的,多大了,上这儿干啥来了?」也许是看清了石坚还
有点青涩的脸,加上这明显听起来就年纪不大的嗓音,使女人感觉可能真的有点
误会了。但目光中显然还没有放松戒备。
  「大姐,我家是H 镇里的,我老石家的,下个月开始就上初中,今天采蘑菇
来着,走到这儿一身汗,就想洗个澡,还没等进水,就被你给袭击了」石坚有点
委屈的说。
  原来真的是误会,女人一时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点不好
意思看石坚,人家还是个孩子,自己没问清就偷袭人家,又抠又咬的。
  二人光溜溜的身子已经贴了半天,女人柔软温热的身体让石坚一时也不想离
开,尤其自己已经坚硬起来的部位此刻正压在一个软绵绵的地方,那是从来没有
过的舒爽。
            
  身下的女人感觉到了,腰腹处感觉到了细微的变化,而且变化越来越强烈,
她心里委屈,心跳加快,寡居以来,虽然不时地受到男人的骚扰,但在自己的拼
死反抗下,从未被人得手,尤其是自己搬出来之后基本上见不到人了,也就没人
欺负她了,本来一直挣扎的身体不敢乱动,她怕那羞人的东西。自己身上的人已
经确定还是一个孩子,人家是来洗澡,是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偷袭人家的,是自己
不对在先。可是,虽然他是个孩子,可看起来也已经是个男人了,感觉下面顶着
自己的东西甚至比自己见过的还要壮实,这时,她心底深处感到一丝害怕,表情
不再倔强,取而代之的是害羞,是害怕,身上的男子死死的控制住自己,该死的
小家伙把自己的手撑得生疼,自己的胸乳被他肆意的压迫,他身上男子的气息放
肆的侵入自己的鼻息,这家伙的心跳怎么这么快?他想干什么?
  女人脸红得快滴出水来,她不敢瞧着他逼人的目光,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放
软。她害怕自己刺激着他,她恼怒,但又无奈,身上的小人儿,虽然是个孩子,
但力气大的惊人,自己的身体可以感受到他贴着自己的肌肉的结实程度。他得有
十七八了吧,真壮实的小伙子,真帅,长大了说不定迷倒多少女人呢,看面容是
个白面书生,看不出身体这么结实劲儿这么大。自己怎么就命苦当初遇不到这样
的人儿呢!自己梦里不是无数次渴望能有一个英俊潇洒的人用他结实有力的臂膀
抱着自己,给自己一个温暖安全的港湾吗?一时间,女人心里翻涌,身体深处的
情欲渐渐的上升。
  石紧感觉到了她变软的身子,这是放弃挣扎的信号,先前她绷紧身体的一刻
被他敏锐的察觉,他知道女人想搞偷袭,这时,她渐渐放软的身体,让石坚松了
口气,但男人正常的反应却被她柔软的身体刺激得更加昂扬,他快疯了,下面那
东西根本就不听他大脑的指挥,越发放肆的贴近她的腰腹,而且除了柔软温暖的
感觉外,渐渐地下面竟然感觉越来越滑腻。石坚还从未有过性经验,头脑中还没
有具体的行动指令,但本能让他感觉到,这神秘的油腻之处会带来无比快乐的享
受,腰身竟然下意识的开始慢慢的耸动。虽然还不能准确找到目标,但目的已经
是非常明确。
  「小兄弟,求你!不要!」女人娇吟出声,声音颤抖,她害怕石坚的侵犯,
她的禁地已经被那羞人的东西占据,她没有力气反抗,她只能屈辱的求饶。
  这种娇弱的声音只能使石坚还不太明确的犯罪意识变得更加清晰,他感到痛
快,刚才差点被她一棒子打晕,然后对自己又抠又咬的,现在终于肯开口求饶了,
他喜欢这种感觉,心中的快感加上下身的快感让他进一步的动作,他下面的压迫
变成了摩擦,那里能让他产生强烈的快感,本能的欲望已经代替理智对身体的控
制。
  女人想躲避,她勉励的扭动着下身想闪让,但那羞人的东西追逐着不放,越
加放肆的侵犯她的神圣禁地,露骨的摩擦,让她有了恼人的快感,那羞人的东西
已经有几次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那一点,如潮的快感差点让她娇吟出声。
  俩人的鼻息在加重,暧昧的气息渐浓,石坚感觉到身下的女人身体抖得厉害,
胸膛压迫着她饱满坚挺的双峰,她的双峰已经被挤压得不成样子,但那两点却顽
强的突起,似乎在催促他去抚弄,他想腾出手去亵渎圣洁之峰,去触碰、去揉捏……
  他松开了控制着女人的手,滑向她的胸脯,摸到了浑圆而结实,这是他人生
中第一次用手去感受女人的饱满,自己的手甚至都不能完全握住,他的手在颤抖,
呼吸甚至都已经停止。
  女人感觉到胸脯被石坚侵犯,他的大手有力的搓揉着自己的饱满,虽然自己
已经是个寡妇,但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放肆轻薄,她气得浑身颤抖,她美眸里的泪
珠顺着眼角涌了出来,她被解放了的手无力的撑着他的肩膀,想推开他。
  女人的手搭在他肩膀的时候,立马引起了石坚的警觉,虽然那是一双无力的
手,他停止了动作,被情欲湮没的理智在瞬间恢复,他凝视着身下的女人,眼前
的美丽面孔让他有点吃惊,她的脸蛋上一片潮红,羞涩、委屈、害怕、气恼,表
情复杂,美眸里噙满了泪水,珍珠般的泪珠顺着眼角不断的涌出,他能感觉到她
身体因害怕而颤抖,就如那受惊的小兔。
  石坚有了歉疚之意,他本质上还是个好学生,不能强人所难的道理更是从小
就知道的,自己这是在干什么?难不成自己真要去做那可耻的强奸犯?他看过家
里的杂志,知道强奸犯罪行是很重的。如果她告发自己,自己这还基本上没有开
始的人生,就要提前结束了。想到这里,石坚感觉冷汗袭背,他庆幸及时醒悟,
要不然就铸成无法挽回的大错,他高涨的情欲在逐渐消退。
  女人发觉压在身上的石坚没有继续动作,紧顶在自己下体的那东西也起了变
化,不再那么硌人,好象开始渐渐变软,开始萎缩。她偷偷的瞄了石坚一眼,见
他正瞧着自己发愣,眼神中似有一丝悔意。她感觉到石坚好象不会再侵犯自己,
心里松了口气。没了情欲的威胁,她的恼怒之意开始升腾,这小家伙竟然敢这么
放肆的轻薄自己,他的臭手还在自己胸乳上握着,恼羞之意让女人使出全身的力
气,狠狠地咬向他的手臂痛,巨痛,还在发愣的石坚(今天第N 次发愣)淬不及
防,被她咬了个正着。唉,疼!比刚才手上被咬还疼,但这次石坚没有采取措施,
活该自己被咬,石皯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巨大痛楚,他知道刚才自己已经冒犯了
她,就当是为自己的犯罪念头付出代价吧。他发现自己的手还放在她的胸乳上,
手感依然美好,巨痛加手感,冰火两重天,石坚对这种复杂的感觉只能抱以苦笑,
他轻轻的松开了手下的坚挺。
  女人咬着石坚的手臂不松口,美眸还狠狠的瞪着他,泪水顺着美丽的脸庞滴
落,她需要发泄,需要用女人的方式发泄心中的委屈,她瞧见了石坚眼中的愧疚,
还有点青涩的俊脸一脸的黯然,他在还债,牙齿正在深入,她嘴里感觉到腥味,
血顺着她的唇角浸出终于,石坚感觉手臂一松,的巨痛渐渐消退,她松开了带血
的小口,这一下咬得够深,够狠,手臂上的牙印宛然,还不断的冒着血珠,远比
刚才手上那一口要疼,石坚慢慢地支撑起了压在她身上的躯体。然后站在女人的
身前,默默地鞠了一躬。女人刚才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娇躯,此刻完整的展现在他
的眼前,在青青水草的映衬下,白滑的耀眼。可此刻,愧疚的心理让他心里不敢
再存一点的涟漪。虽然此刻的景象份外的暧昧,一个身材健美一丝不挂的男人,
站在躺在草丛上的同样一丝不挂的性感妖娆的身前,还虔诚地鞠了一躬。自己冒
犯了人家,但毕竟也没有实际发生什么,对方也报复了自己。应该离开了,洗澡
已经完全没有心情了,便默默地转身向放置衣服的大石块走去。
  发泄过自己屈辱的女人,看到男人黯然的神情竟然突然有种不忍。她知道自
己的美貌,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臭男人垂涎自己。今天的事儿从一开始,就是
一个误会,而且是自己制造的误会,自己的一丝不挂的身子对这个看起来还没有
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小男孩子来讲,诱惑是致命的。她也知道男人的举动也是本能
的驱使,看起来本质并不坏,年纪不大,但能感觉得出已经很有担当。尤其是看
到男孩转过身时,后背几道醒目的血痕,让她心里更加的感到歉然,她知道那都
是她抓弄的。看到男孩要离开,情急之下便也想起身表示一下歉意!
  可是经过刚才激烈的挣扎,体力已经有点透支,此刻心情一放松,浑身都觉
得酸软无力。尤其腰部那里,此刻一用力竟然感觉到一股剧痛,疼得她忍不住叫
出声来。身体竟然已经坐不起来了。
  听到女人痛呼的石坚转过身来,看到女人神情痛苦,手扶着腰,在地上挣扎
着要起来。便猜她应该是刚才摔在地上时,摔伤了腰。如果正常情况,遇到别人
受伤,自己肯定要出手帮助,但此刻自己刚刚冒犯人家,都没有穿衣服。尤其是
石坚强烈的感觉到,女人美好的身体对自己的诱惑,是自己绝对抵挡不住的。所
以一时就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前帮忙。
  「看什么看啊,都是你干的好事儿,瞅瞅你把我给摔的!」女人看到石坚回
头还呆在那里,知道男孩儿是在犹豫要不要帮忙呢,但同样的原因,让她也不好
意思直接要求对方帮忙。便故作埋怨的说道。话一出口,连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分明是情人间撒娇的语气!顿时娇脸通红,美艳不可方物!
  石坚年纪虽小,但毕竟聪明异常,哪能听不出女人的意思。赶紧上前扶女人,
与刚才急迫的打架般的接触不同,现在是女人让自己来扶她的,虽然刚才上下其
手,自己下面那玩意儿都已经与女人的敏感部位极亲密的接触过了,但此时尴尬
的情形让他显得老实的有点过份,眼睛不敢乱看,实际上根本就不敢看女人,因
为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到处都写着非礼勿视呢。
               
  可女人的腰伤,让他不敢怠慢,常年锻炼这种外伤他经常会遇到,知道其中
的利害。腰伤以及颈椎等部位的外伤,最忌乱动,万一发生骨折,乱动很容易发
生移位,造成二次伤害加重伤情。所以石坚顾不得不好意思,先告诉女人不要乱
动,然后双手伸到女人腰后按压,询问女人是否有按压痛,以判断是否有骨折现
象。手按到尾椎时,感觉到女人浑身一紧,尾椎就在股沟处,按那里等于手按在
人家屁股上。女人虽然不知道男孩在干什么,但看他认真地表情,猜到应该是在
给自己检查。可是手怎么按到人家那里去了,不禁娇嗔地白了石坚一眼。
  石坚有点讪讪的抽回手,女人没有明显的痛感,骨头应该没事儿,可能就是
软组织挫伤,加上有点脱力。
  「大姐,骨头没事儿,应该是肌肉挫伤,上点药按摩一下就好。」石坚不敢
https://sis001.com/forum/thread-3987223-1-381.html 11/65
直视女人的目光,眼睛盯着别处,故作平静地说。
  「我现在没劲儿,而且腰也用不上劲儿,一用劲儿就疼!」「那,那要不我
扶你起来?我这儿正好有药!」他那儿有药?这不就是说,他要给自己上药按摩
吗?想到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在自己身后按揉,女人想想就觉得难为情。可是眼
下自己浑身无力,腰也很痛,根本站不起来。更别说穿衣服自己回家找药上药了。
  看来只能求助于他了。
  「好,好吧!」女人脸红的象要滴血。
  石坚到石块那里取回衣服与包袄,还要用到它们,所以还不能穿,把衣服团
成一团,然后过去弯腰抬起女人一只手臂,圈在自己脖子上,另一只手顺势伸到
女人身下,合力让女人坐起,然后那团衣服放在女人身后,让她靠住。
  女人饱满结实的肉峰已经贴在石坚的脸颊,这个姿势看起来像女人抱着石坚
的头在喂奶。浓浓的女人香,强烈的刺激着石坚的鼻腔,本来就强压下去的欲望,
一下子又抬起了头。下面那东西象是触了电一样,立马绷直。二人都是光溜溜的,
他的反应自然逃不脱女人的眼睛。但是看到石坚认真的检查以及用自己的衣服给
自己当靠垫的细心,让女人有些感动,没有了戒备而是觉得男孩很可爱。
  石坚自然不知道女人心里的想法,下面怒目挺立怎么也压抑不下去,只能尴
尬地任其折腾了。把女人扶坐起,然后示意她转动一下上身,虽然她表情显得很
痛苦,但可以顺利转动,说明骨头关节果然没有伤。没伤到骨头就好办,石坚暗
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用点药按摩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自己经常受伤,所以口
袋里就备着红花油,所谓久病成医,对于这些挫伤自己还是很有经验的。
  「大姐,没什么大事儿,骨头没问题,我这儿有红花油,给你按摩一下就会
好些了,不过刚开始时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啊!」说着搀扶着让女人转身趴在地
上,同时把自己的衣服垫在她的身下,这样以便于给她的腰部推拿。女人知道是
为自己好,而且身体的无力与疼痛也确实只能依石坚的摆布,很配合的趴在地上,
怀抱着石坚的衣物避免自己胸前的娇嫩被草根扎到,可这样再加腰部的疼痛让她
不敢后仰,就形成了腹部有点悬空,臀部蹶起的姿式。
  这可苦了石坚了,这情形太诱人了。白嫩的背被草根与碎石硌的斑斑点点,
但瑕不掩瑜,圆润的肩,优美的背部曲线向下延伸,然后是那几让人崩溃的臀,
圆润挺翘,石坚甚至感觉只要用手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来。一抹鲜嫩夹杂着几根
芳草露出,就象河蚌露出的鲜肉一般,嫩嫩地,润润的,让人有种咬一口的冲动。
  石坚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下面已经胀的感觉象不属于自己一样,仿佛随时
都会爆炸一样。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息,企图让空气能让体内的沸腾降低一点温度,
可空气中仿佛也充满了糜乱的气息,这无疑于火上浇油。
  还怎么推拿啊,自己的手触到那油腻的肌肤,不直接爆炸才怪。女人也感觉
到石坚的异样,抬眼就看到他那直直朝天的玩意儿,白净净地却峥嵘尽显,微微
地颤动着,象是蓄势待发的巨龙。再往上看,不觉得更吓一跳,石坚满面通红,
双目尽赤,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就象要发疯了一样,但却只是盯着自己,并没
有做什么行动。
  女人很聪明,知道石坚在忍,心中对他的好感又增了一层。自己毕竟年长一
些,而且是结过婚的女人,经验也比石坚要多,知道男人这样子对身体也不好,
他还是个孩子呢。唉!都是自己闹的,帮帮他吧!对石坚渐增的好感与女人天生
的母性,使女人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轻轻握住石坚的下体,生涩地撸动!
  「嗷……」女人小手软嫩的包裹,就象被闸门挡住的洪水,只要闸门一打开
就会喷礴而出,身体那种沸腾的感觉仿佛知道身体的闸门一被打开就会自由一样,
畅快地更加活跃。石坚忍不住低吼了一声,身体下意识的向前耸动。
  「小坏蛋,便宜你了,别瞎想,我是为了让你好好给我上药!」第一次握着
男人的那东西,一点害怕,一点好奇,更多的是娇羞,自己太大胆了,仅凭着一
点好感就做出了这么亲密的行动,自己难道真的天性淫荡吗?
  下面如潮的快感,使石坚体内越涨越高的沸腾有了发泄的方向,不再憋的彷
徨无助。女人的话也提醒他是有任务的。所以一边任女人抚慰着下体,一边取出
药油倒在手上,然后双手搓热,轻轻按在女人的腰窝处。
  「姐,姐,我要用力了啊,你忍着点啊!」石坚憋声憋气的说,然后双手用
暗劲,缓缓加力,同时往臀部推揉。
  「啊……」疼呼的不是女人,而是石坚。女人听了石坚的话已经做好忍痛的
准备了,可是剧痛让她不由地浑身一紧,可她忘了手里还握着石坚的东西,大力
一捏,他不疼才怪。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人一边道歉,小手一边轻柔的抚摸
着石坚的下体,就象抚慰一个被突然惊吓的孩子的头一样。
  天啊,绝对的痛并快乐着。在巨大的快感中那点痛感完全不算什么事儿,石
坚忍着舒畅,没有再作声。又倒了一些红花油,双手继续推揉,白嬾的肌肤在他
的手掌下已经泛红,加上涂满了药油,在阳光下闪着光泽,份外的诱人。
  女人感觉到男人的认真,身上的疼痛已经逐渐的减轻,心中感激之情也逐渐
地增加。自己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卖力地撸动着。虽然手臂已经有点发酸,
有些惊讶与他变态的持久。自己虽然是个寡妇,结过婚了,但还没有什么真正的
性经验。那个死去的丈夫,新婚夜爬在自己身上折腾了半宿,也没有真正成功,
他那东西比现在手里握的要小一圈,硬度也差很多,关键是还没有插进去,就射
了。试了三次,第三次他自己硬不起来,非让她用手帮他,好不容易有点硬度了,
却直接就在她手里射了,折腾得两人都累的够呛。也许正因为夜里累的,第二天
那短命的丈夫就走了。
  现在手里的东西是这么粗大,这么硬挺,这么的滚烫。要是用它插在自己下
面,一定会一次成功吧?会把自己下面撑坏,烫坏吗?那会是什么滋味呢?想着
想着,女人的蜜穴就象也同步在做好被抽插的准备一样,蜜汁儿已经汩汩流出。
  神情已经变得迷乱,口里竟然无意识的呻吟着。
  推揉了半天,石坚凭经验知道女人应该已无大碍。可手却依然没有停,有意
无意地开始往下滑,不知不觉双手已经抚上女人那浑圆的臀瓣,油滑滑的,在阳
光的照射下,仿佛真的被自己揉出水来一样。
  他的手法有生涩,有点畏缩,还有点犹豫,就是这样似有似无的撩拨让她就
快崩溃,触电般的快感,强烈的刺激,她已经迷乱,心里无力的抗拒,不能……
  不要……千万别……不可以……她感觉到他的手已经滑到那羞人的地方。她
的身子急剧的颤抖,她感觉自己越陷越深,她已经陷入情欲的泥潭不能自拔……
  石坚的呼吸变得粗重,他的手已经真真切切的摩挲到她的禁区,有点热……
  带着滑腻……这是他第一次用手真切的感觉到女人的隐秘,很奇妙的感觉,
他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动……他快受不了这极度诱惑的刺激,很柔软的滑腻……那
是欲望的沟壑,他不知道那有多深,那一切对他都充满着神秘,一种莫名的灵感
促使他的手指向里面探去,就象进入一个里面藏有珍宝但黑暗无比的山洞,小心
翼翼,但又急迫刺激。
  「嗯……不要……」女人在他魔手强烈的刺激下,喉咙没有压抑住声音,荡
人心魄的呢喃……这娇腻的声音很催情,让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是正确的,这的确
会给女人带来更多的快乐,他开始变得坚决,动作也开始变快。而女人似乎也在
响应他的号召,同时变得疯狂,小手动作的速度似乎已经达到了顶点。
  刺激不断的在加强,第一次的他哪经得起这样的刺激,下面的人在扭动,在
喘息,在呻吟,貌似配合他的激情,他已经燃烧,绝妙无比的超强快感如电流般
击中他,他抵挡不住,他已经忍受不了,血涌上了头,两耳嗡的一响,他喉咙时
发出畅快的闷哼声,插入女人的手指僵硬的勾曲,他的身体在抽蓄,那巨大在女
人的手里喷礴,白色粘稠的液体象子弹一样,轨迹不是抛物线而是直线射入旁边
的草丛中,显示出动力的强大。
  她感觉到他身体达到颠峰,在他畅快的闷哼声中,她被他的激情点燃,他的
在自己的体内的手指,就象按中开关一样,自己体内所有的激情也被一瞬间点燃
了,配合着他最后粗暴的摩挲,她在最后一刻引爆了颠峰,奇妙无比的触电快感,
她发出了荡人心魄的高亢呻吟,她的身体在瞬间绷紧,颤抖着……
  喘息渐渐平复,激情在慢慢消退,刚刚释放出最后激情的石坚感觉到疲乏,
好累,他翻身躺在女人身边,他有点沮丧,他知道在那神秘的地方他可以得到更
高的享受,可是他没能进入他渴望的地方,此刻那里的温暖似乎离他很远,如果
自己用强,会不会就得逞了呢?
  女人的美眸瞧着他,还好,他没有强迫自己,否则自己不知道应该拒绝还是
接纳,她感到万幸,也突然感觉到一种被尊重的幸福,自己的手让他得到了情欲
的颠峰,他的手也让自己彻底的解放自己……这是一个已经初步成长为男人的大
男孩,短暂的接触,能够感受到他作为男人的包容与责任感,这是一个让人能感
受到安全感的男人!
  女人爬起身来,腰间果然已经疼痛大减。看到男人英俊的面容上带着一点懊
恼,她大概能猜到是因为什么。心里有点好笑,自己不是随便的女人,否则也不
会落到今天的地步,能跟这个男孩发生这样亲密的接触,以后自己又怎么可能再
拒绝他。女人有点怜惜地俯下身,在石坚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手在他的脸上轻轻
抚摸。
  「小坏蛋,大姐都跟你这样儿了,还怕以后不认帐,没机会吗?」「真,真
的?」石坚有点意外的一下坐起。
  「什么真不真的,赶紧扶我起来穿衣服,咱俩就这样这么坐下去啊?」女人
嗔怒着说。
  石坚一骨碌爬起,按女人的指示找到她的衣服,看女人不方便,就要替她穿,
可是笨手笨脚的,女人嫌她麻烦,让他自顾穿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按女人的指点,
把她背到她的家。
  原来,她就住在开始自己看到的那个窝棚。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石坚十三岁那年暑假,小学已经毕业,升中学考试的成绩早已公布,石坚无悬念地考取第一名,假期一过就要上中学了。暂时没有了学习的压力,假期过得分外放松,石坚几乎每天都在野外疯跑,跑步、练拳、爬树采果子、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