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法学老师喝醉了

发布时间:2020-01-13 01:41:07   浏览次数:315
  一般外界人士对对於法学人士的刻板印象是什么?我想有大多数都会认为是道貌岸然的老头子吧!即使年轻一点的,也都是古板斯文型的男生,很少会想到也有年轻漂亮的女生。
  而我开始上补习班后,所遇到的老师,大都是糟老头,而也有年轻一点,可是不论如何,也都几乎是男老师,除了花苹老师之外。花苹,一个很有趣的名字,音同花瓶。可是却一点都不花瓶啊!

  花苹,64年次,身高164cm。三围845683有一头发长及颈中的俏丽短发,嗜穿连身窄裙套装。高雄人,某国立大学法研所硕士,两年前律师特考及格。现为南部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同时也是南部某大学法律通识课讲师,有一个南部某县市地方法院法官男友。

  第一眼见到花苹老师的感想,是一种惊艳的感觉。好年轻,好艳丽。短发会给人艳丽的感觉,我想应该不多。那不知道该说我感觉错误,亦或是她真的是特别的?我并不知道,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班上有超过八成以上的男学员,第一眼看到花苹老师的感觉一定也是惊为天人。大胆放肆一点的会直接盯着看,只差没有流口水,而害羞一点的,会把头低低看课本,不好意思看着她。而花苹老师似乎也是习惯了男人的这种目光,并没有太大的不适感。还是神色若定地自我介绍完后,就开始上课了。

  花苹老师所教授的科目是一门较为冷门的四等司法特考科目,因此学生的数目上并没有如刑法那么多,大概十来个左右而已。加以屏东学生跟高雄学生相比,缅靦许多,互动性并不高。也许就是因为这原因吧!所以花苹老师上起课来,有时候会自眼神中流露出无奈的感觉,不过倒还是挺对得起她领的薪水,还是很专心地教,并有一套独特的教法。不同於某些糟老头的照本宣科外挂冷笑话就矇混过去了。

  只是很可惜地,她那教法的确相当独特有创意。让人可以很容易明白繁杂的法律体系所要表示的。但是她却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现在是在教补习班,不是大学通识课。大学通识课可以以这种方式,惯输给同学观念就好。可是补习班却是要准备大型考试的,不能够只有教观念,而是答题技巧跟方法。说句难听点,学生来补习班是为了要参加考试,可以在考试考得好。而不是真的要学到什么。

  (大学联考后,将近有一半学生即使大学联考考得好,可是一样会在三个月内把考试的东西忘得七七八八)所以,花苹老师的确教得很用心,也有相当独特以及创意的教法,只是似乎并不适合补习班……而且更糟糕的是,也许是因为她年轻,比较活泼开放吧!因此穿衣服时并不吝於表现出自己的身材。大都是穿着连身窄裙套装。这种连身窄裙套装将花苹老师的好身材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可以看出花苹老师有对形状相当美丽也坚挺的胸部,而短窄裙也将她的臀部与腿部曲线表现出来,裙长在膝盖以上五公分左右,可以看出花苹老师有双修长的美腿。

  即使有时候改穿衬衫小外套加窄裙,窄裙不用多说,下半身曲线表露无遗。

  而衬衫和小外套虽然没有太大的凸显效果,却也是藏不住身材。且有时候补习班冷气比较短路时,温度一直降不下来,她还会脱下外套来授课。最糟糕的是,花苹老师像是没有自觉似的,有时候会将课本放在第一排桌上(第一排通常没人),她则弯下腰看重点,然后抄板书、画表格。这时候,如果是穿连身窄裙装就还好,可是如果是衬衫,那可就真的是相当风光明媚了。虽然对於班上男学员可以大饱眼福,可是相对的,所记下的法律条文跟观念也会随之减少-_- 总而言之,花苹老师是一个相当可以吸引人的女教师就是了。上她的课不但可以养眼,坐怀不乱的也可以因此学到有架构有系统的法律观念,不过就是对於考试解题没有帮助就是了。

  而每次下课后,她男友总是会开车来接她,并没有看过她男友长怎样,只是看得出来两人相当地甜蜜,感情不错。也许她穿那样就是要等下课后跟男友约会吧!不然老师穿那么漂亮干嘛?端庄就可以,没有必要穿成那样。(当然,这也是色不迷人字迷啦!只能说男人想法污秽,胡思乱想。)不可否认的,花苹老师是个相当好的「性幻想」对象。美艳的女教师,职业使她必须在工作时有着端庄稳重的形象,律师该有的严肃稳重形象,结合两种职业,更是使得她像是一尊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雕像。可是却又有着相当诱惑人的打扮,加上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更是让诱惑度达到满点的地步,实在很难不让色欲薰心的男人不把她当性幻想对象。而向来有色无胆的我,对於花老师,不免也将之视为性幻想的对象。

  只是好笑的是,那种学生时代在学校遇到美丽女老师时,还会常去发问问题吸引女老师注意这种小手段。没想到三四十岁的人还来这一套,就真的有点不伦不类了。只是这种不伦不类的状况,却发生在我眼前。

  那几个原本上课时都一副形象邋遢,一副爱听不听的欧吉桑。一到了花老师的课,真的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虽然说不至於西装毕挺到活像要参加丧礼的模样,不过倒也都穿得相当服装整齐,头发梳得相当整齐,完全不同原来的邋遢样;更别说上课时的认真好问态度,虽然那些问题实在是很让人点点点,明明就是前几堂课教过的基本概念,不过比起其他课时那种连鸟都不鸟老师的态度好上太多了。

  话说回来,衣着打扮就算了,毕竟我平常就有比较在注重了,不过在藉故问问题上,我倒是不敢多么自命清高,只是问题上的层次比那些看就知道找理由的欧吉桑好多了。都是一些较难的考古题,而我有我不同於参考书的想法,这样去问老师,其实只能说五十步笑百步,所做的事情还不都是一样。

  不过不容否认的,花老师是让我们会花比较多时间去钻那科的重要因素之一。

  不然实在话,那一科的投资报酬率并不高。需要念的书却不见得比较薄,且又不会比较好懂。所以那一科以战略学的观点来上,不宜花太多时间去钻研的,可是却又往往是决战关键。因为会普遍性地考不好,因此要是这一科可以考很优秀,真的可以弥补平均上分数落差没那样大的其他科目。基於以上原因,那一科真的是叫人又爱又恨。

  而在课程接近尾声,已经是正规课程最后一礼拜了。很罕见的,一向都是笑容满面的花老师,脸上有了一丝的愁容,虽然上课时还是如往常。不过只要不是太过迟钝的,都可以感觉到老师是在强颜欢笑。虽然并不知道啥原因,但今天的花老师的确是有心事烦忧。大家也相当识趣地,不会选在这时候去找问题去烦她,而是让老师下课后直接就离开。

  我算是比较晚走的类型,因此当我离开时,已经是下课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却看见了,花老师像相当失望地,独自一人离开的模样。

  由於老师排课上的问题,有许多总複习课程都是在高雄上。其中,花老师的课程也是如此。屏东学生可以去高雄上课,也可以不去,屏东会另外安排时间放录影带。(老实说,这是一种相当地不负责任的态度跟方法)而花老师的课程却又好死不死被安排在连续两个礼拜的礼拜六跟礼拜日早上八点半。计算电车时间与车站步行到补习班距离,总共需要四十五分钟左右。

  实在是相当严酷的条件,也通常不会有人愿意跑这一趟,连那些欧吉桑也懒得跑这一趟了,而我却还是去了。

  理由不是单纯地想看花老师,而是那课程实在是,阅读越教人头痛。如果总複习课可以更有系统地做好整合,相信对考试大有助益。而且我其他课程也几乎都是跑高雄,因此花老师的课我也跑高雄,并不会太过奇怪。

  而几个礼拜不见,老师像是精神好多了,可是却还是依稀可以感觉到有些愁容满面。花老师看到我时,真的是相当惊讶,毕竟礼拜六日一大早的,居然远从屏东跑到高雄来听课。

  虽然并不瞭解花老师难过的原因,可是老师像是对我的捧场相当感动似的,感觉是好多了。有时候上课中眼神扫过我时,会有一丝的笑意。因为老师的总複

  习课,实际上没有我想得好,所以既然课程上难有所得,就保养一下自己眼睛吧!

  自己看书,然后看累了,抬头看看赏心悦目的花苹老师也不错。因此并没有放过她那突然显现一丝笑意的小动作。

  最后一堂课也结束了,司法特考班总複习结束了,我和花老师大概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反正人生的相见相识,就不过是一个缘字,缘起缘灭,不去探究深奥的因果,只要乖乖接受缘分的安排就好了。所以虽然觉得很可惜,不过倒也不会太过在意。相信很快地,花苹老师这美艳女教师也将自我的记忆中消失。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的话,的确会是如此……最后一节课完了,我不想太早回屏东,反正家人到台中去了,用不着太早回去。便在高雄市闲逛。结果在光南高雄站前店遇到了花老师。虽然说先前还在课堂上遇到,可是课后有机会遇到,倒是相当新鲜的相遇。

  「白同学啊!你怎会在这里呢?还没回家?」一声悦耳如银铃般的女声自我旁边传来。

  「咦?老师?」正在挑选CD的我,像是吓了一跳,以为是谁,居然会是老师?啊咧!该说闲逛被老师抓包呢?「啊!老师好!」「呵呵~~不要那么拘谨啦!下课后不用叫我老师了,大你又没大多少岁!」花老师倒是意外地大方。

  「喔!那该怎样称呼你呢?」仔细想想,好像除了知道老师在补习班用的名字「花苹」之外,就都不知道了。

  「叫我花苹姊就好啦!花苹是我的本名」老师相当亲切地要我这样称呼她。

  「喔!花苹姊!」真的相当让人讶异呢!一直以为花苹这名字只是老师在补习班用的名字呢!基本上不少补习班老师都有在补习班使用的名字,往往跟本名不同。没想到花苹这名字是本名。

  「呵呵,花苹音跟插花的花瓶一样吧!」花老师倒是这样说出来了。

  「呃……这……」的确如此,一开始看到花苹这个名字,会直觉联想到插花用的花瓶,而花瓶更是用来骂女孩子虚有其表的用语。所以实在是不太礼貌。

  「不用介意啦!以前就知道了啊!」花老师像是在忆往似的「以前被讨厌我的人骂过花瓶,虚有其表的花瓶。」顿了一下「我当然很不甘心啊!所以一直努力读书,念到了法研所毕业,当上了律师,哼!还有谁敢说我是花瓶?而在法界、补习界……又得重头开始努力……」看来花老师是积蓄了相当多的不满跟压力,想听她说完恐怕不是一时三刻可以结束的事情。不过难得有这机会和梦中情人似的花老师独处,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啊!所以当下邀老师到附近的一家红茶坊坐下来慢慢聊。花老师也相当爽快大方地答应了。

  结果没想到我点了花茶后,老师居然点了啤酒。当然已经成年了,倒也不是说能不能喝酒的问题。而是担心老师的酒品,我本身不喝酒,却有认识一些挺喜欢喝酒的人,只是酒品上,实在是参资不齐,有些让人难以领教。

  而花老师又会是属於哪一种呢?天知道,只知道她一口气灌下半杯啤酒后,就开始继续抱怨了,而我也只能乖乖地洗耳恭听。

  「白同学啊!你觉得我长得怎样啊?」花老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冒出这一句话。说完还搔首弄姿一番。真的是天大的诱惑啊!尤其今天老师穿的是衬衫小外套加窄裙的打扮。相当地可以凸显身材。

  「啊……很棒啊……」我虽然语气如此,却又不是敷衍似的回答,因为随之回答的,是我心脏和分身的猛然剧跳一下。

  「呵呵!是啊……跟花瓶这名字很配啊!有花瓶的外表跟身材……」老师又开始抱怨了。

  「啊……」对於老师这样说我真的只能够不予置评。

  「所以啊……讨厌我的人、嫉妒我的人,骂我花瓶……」老师嘟浓着「偏偏我又不能怎样……因为我的名字就是花苹啊!跟花瓶同音!嘿嘿……真的是好一个活生生的狐狸精例子啊!」「呵……」真的是哑然失笑,没想到只是在考古题上看到的狐狸精……现实生活中居然遇到了,而且还是更为彻底的。所谓的狐狸精,即是一女名唤胡丽卿,与一对夫妻为隔壁之邻居,与该夫妻并不熟悉,亦不知其名。该夫性喜拈花惹草,夫妻常为此吵架,并大骂外面的女人狐狸精。结果该为胡丽卿小姐以为在骂自己,内心伤痛不堪。(详细内容忘了啦+_+.那么久以前的东西了>~)「直到我以高分考上了法律系,之后又继续念法研所!当了律师!那些周遭的傢伙才闭上了嘴!天知道我根本不喜欢念法律!念法律念到那么高学位,只是为了争一口气!不想被当作花瓶而已啊!」老师的这段自白真的是相当震撼人心,毕竟只是为了争一口气,为了赌气可以花这么多年的时间去念不是自己喜欢的科系,还念到研究所毕业。看来花老师的个性也相当强悍啊!老师一口气说完后,又一口气灌完半杯啤酒,并又叫了一杯。

  「别这样说啊!老师……啊!不……花苹姊,你教的法律体系相当有条理啊!

  不会让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啊!」这个夸奖并不是拍马屁,而是的确如此,只是,这种教法适合在大学当讲师或者当教授,并不适合在补习班当老师。当然,这我并没有说出来。

  「呵呵……可是……不适合教补习班吧!」老师居然吐出这句话来。真的是让人惊异。虽然事实上的确是如此,可是又有谁会那么不识好歹跑去这样对老师这样说呢?这时候服务生把另一杯啤酒送上来,花老师又喝了一口。

  「怎么会呢?上花苹姐的课相当有收穫啊!」我急急忙忙地想把话题带开!

  多说老师的好处。虽然想要阻止她喝酒,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阻止起。

  「哈哈!是说看到我的好身材吗?」花老师灌了一口酒后,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吐出这种话来。

  「花苹姐,你喝多了啦!」想要去阻止花老师继续喝酒并讲下去。

  我伸手想要去阻止花老师再喝酒,没想到却冷不防被老师一拉,重心一失,整个人压在老师身上,而脸部所碰到的,是花老师那对丰满的胸部。尤其这样一撞,扯掉了花老师一个釦子,可以看到花老师穿的是深红色的胸罩。而那对深深的乳沟更是散发出诱人的吸引力。

  我急急忙忙地想要把头拉开,却被花老师紧紧抱住头,往她胸部压:「哈哈!

  我胸部很棒吧?呵呵……」

  「呜」真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尤其是这种状况下,我欲望也被点燃了,可是这儿虽然是包厢,却还是红茶坊啊!而且老师也有男朋友了啊!

  「哈哈……就是这样……不适合教补习班的教法,加上我穿着比较活泼一点,又开始被别人叫花瓶了……敌对的同业如此,和我同一事务所的同事如此……甚至连他也说我干嘛上课穿那样?干嘛不直接教重点抓考题?哈哈……呜呜……」老师开始又哭又笑了。

  我还是硬把头脱离开了花老师那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山谷。只是一番拉扯后,老师的衣服已经皱得不像话了,一排钮釦掉了三四粒,整个前胸风光大开。真的是教人看了很想扑上去。我不是圣人君子,说我不想上是骗人的。只是这真的不是好地方。

  不管怎样,要不要推倒老师,这里都不会是恰当的地方。所以我半哄半强制地让老师穿上外套,并把老师拖离这儿。老师看来似乎是醉了,也不能这节骨眼上让她自己回家。藉着老师酒醉时,问了老师住的地方,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送老师回家,老师也许是醉倒或是怎样,在车上倒也是没有哭闹,只是乖乖地靠在我怀中。

  送老师到家后,才知道老师是住在一层公寓内。从老师的皮包中拿出了钥匙,打开门进去后。由屋内的摆饰看来,应该是不只一个人住,可是现在却又是没有其他人。老师醉成那样,我也不能这样放着老师不管,当然有另一半原因是我也垂涎着老师的美色,虽然不至於是想要趁这时候佔有老师,只是偷亲偷摸几下,佔点小便宜,还是想要的。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着,只是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也误判了老师的喝醉程度把醉得不省人事老师抱到主卧房,放倒在床上。也不急着佔老师便宜,而是看看周遭,结果看到一张老师和一个男人亲暱的合照。那个男人自背后抱着老师,而老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应该就是那个每次下课来接她的那男人吧!

  老师的男朋友了?不过上次老师自己一个人离开,没有看到那男人,到底是怎样的状况呢?

  当然怎样想也想不出答案的,而且也和我的目的没有任何关系。还是趁老师喝醉时偷占些便宜吧!

  我脱下了老师的小外套,并将那件已经掉了三四颗钮釦的衬衫脱掉。老师那包裹着一对丰满胸部的深红色胸罩呈现在我眼前。

  我将老师抱起,自背后吻着老师的颈子,耳垂。双手隔着胸罩摸着老师的胸部,柔软度相当高的胸部。

  并将吻沿着老师的颈椎往下,轻轻解开老师的胸罩,紧缚着的胸罩弹飞了,露出丰满洁白的胸部,而那对淡褐色的乳蒂已经挺立着。更是让人欲火高升,一双手自背后玩弄着老师丰满的胸部,嘴则未停止地吻着老师的背。

  「嗯……啊……」细细地呻吟声也自老师的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身体也越来越烫。

  相信那只是本能反应,老师仍尚未清醒,因此我放心地继续抚摸老师胸部,吻着老师背部。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吻回来。并将老师扳过身来,吻着老师那因喝醉而真的如苹果般红润,却又柔软如桃的脸颊。

  「唔唔……嗯……嗯……啊……」吻脸部似乎更让老师有反应,老师的呻吟声更加地绵长。

  当我吻住老师那对丰润的樱色唇瓣,虽然是酒味,但却又不感到是酒臭味,而是甘醇的味道。当然,因为是发自美女身上,如果是发自一个欧吉桑身上,想必就是酒臭了。单纯的因视觉而产生的心理影响生理。

  吻着老师时,我也是闭着眼睛,纯粹由舌头来感受。将舌头伸进老师口中,用力地吸吮搅动着老师的舌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感到老师的舌头反客为主地含住了我的舌,吸吮着。当我发觉那感觉开始强烈时,猛然睁开眼睛一看,老师已经睁开惺忪的醉眼。

  这真的是让我吓一跳!老师醒了?这下怎么办?

  就在我还在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知如何是好时,老师抱住了我,继续吻着我。我不知道老师为何会这样,不过既然老师没有推开我的意思,那就继续下去又何妨呢?

  一段深吻过后,我把吻往下,吻着老师的颈子、锁骨、老师那对丰满的乳房、那两粒诱人的乳蒂。老师只是抱住我,任由我在她身上抚弄啄食。自口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声。

  拉开了老师窄裙的拉炼,老师也很配合地曲起腿,让我顺利脱下老师的窄裙。

  并没有穿丝袜,因此脱掉窄裙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件深红色的内裤以及一双丰满却又没赘肉,洁白无暇的双脚。

  伸手一触,已经可以感到内裤已经湿了。虽然是隔着内裤,可是当我触及老师的洞口时,「啊……嗯……」老师的呻吟陡然变了,呼吸也更加沈重;而当一压进去时,却又陡然提高「啊啊啊啊啊~~~~」。

  那种真如销魂蚀魄的声音,听得我更无法忍耐了。伸手至老师腰际便要拉下老师的内裤。

  「鹏……快点嘛……人家想要……快一点嘛……」当我双手触及老师腰际时,老师腰身一摆,口中发出淫荡的语言。

  鹏?看来老师还是醉得神智不清,把我当她男友了。不过现在不是管这种事情的时候,不管是不是酒后乱性,既然有这机会,又焉能放过?

  我便也老实不客气地拉下老师的内裤,并立即将脸埋入老师的双腿间,吸吮着老师所流出的,鹹鹹甜甜的淫水。并拨开阴唇,将舌头探进,老师所受刺激更甚,表现出来的,是那更加强烈的浪叫「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跟舌享受着最原始的快乐,但是我的分身却又还是固守,并没有发挥,已经是怒胀得难受了。我再也忍耐不住,原先只想佔佔老师便宜的念头也被欲念所覆盖,我想要的是,是佔有老师的身体……脱下我的上衣、裤子最后连内裤也脱下,怒挺着的分身跃跃欲试地跳动着,像是为解放而欣喜,也为即将开始的运动所热身。

  对好位置后,轻轻向前一送,将我发烫怒挺的分身送出,送入老师那湿热温暖的洞穴内。没有太过难越的阻碍,顺利地进入老师的体内。老师在我侵入体内的过程中,并没有发出太大声的呻吟声,只是极力咬牙着,身子不断发抖,从齿缝中发出细细而又绵长的呻吟「嗯……啊……啊……嗯……」。而抽送过程中,也只是稍微大声一些,并没有刚刚那样的浪叫。

  虽然让我无法理解为何老师没有发出更强烈的呻吟声,不过当时的思考主体已经不是有理解能力的大脑,而是嚐到甜头,凭藉本能行事的分身了。因此双手抓住老师的腰际,继续不断地抽送着。

  老师只是完全地配合着我,任由我不断地进出她体内。虽然是没有发出太大声的呻吟,却也像是相当地享受着。

  连我变换体位,改由背后进入时,也是十分顺从着,双手压住床铺,臀部抬高,由我自背后进入。这种更容易顶得更深的体位,让我更可以享受到欢愉的滋味。而原本只是细细呻吟的老师,像是因为这种体位的深入,也逐渐松口了,开始了更高亢,更象徵愉悦的呻吟声。

  换回原来体位后,老师躺在床上抱住我,且抱得比刚刚更更紧,也使得我更加地致力进出老师体内,不知道抽动多少下后,老师已经够高昂的呻吟声,更加地高亢,也抱得更紧。在老师一阵剧烈颤抖之中,我也忍耐不住了,虽然没有作安全措施,还是将精液射入老师体内。

  老师紧紧地抱住我,任由我射入她体内。虽然不知道原因,却看到了老师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心生怜惜地吻去老师脸上的泪水。在吻去老师脸上泪水的过程中,老师的声音像是哽咽着:「鹏……终於又等到你了……你愿意再抱我……是……已经承认我不是花瓶了吗?对吧……对吧……」这……什么跟什么啊?老师……是醉得语无伦次还是怎样,花瓶与否跟她男友抱不抱她有啥关系啊?我并不知道,只是更令人鼻酸与怜惜。继续吻去老师的泪水,掺杂了粉味的眼泪,不再是单纯的鹹,却也不再是如此地真切与滚烫,只是仍然嚐得出那份伤心与哀愁。

  老师像是放松了一般,沉沉地睡着了。我虽是也耗力甚巨,可是却还是睡不着,也不能睡,我毕竟还是得离开。只是对於现在这种状况,我该怎么才好?我并不知道,老师醒来后,大概就会知道和她发生关系的是我吧!到时候如果我真的得负起法律责任或老师需要我怎样的,我也不会逃避的。心一横,找出了老师的手机,将我的号码输入。

  盥洗一下后,穿好衣服。临走前帮老师盖上被子,吻了老师唇一下,便离开了老师的住处。回到了家中,一边读书,并一边静候审判的时刻来临。

  结果却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因为总複习班完了,也没有去补习班跟高雄的必要及藉口了。只有在司法特考考试前夜,收到一则简训,相当简单的一则简训:「考试,请加油!」是没看过的号码,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花老师传给我的。

  我也没有回应或回电给老师,毕竟都到这时候了,相信只有以成绩才能够作为对老师的回应。

  只是话说得漂亮是一回事,却还是落榜了……落榜……没有必要回去补习班,也更没有脸见花老师了。花苹老师并没有为那天的事情找我,所给我的,只有那段如春梦般的回忆以及那一则「考试,请加油!」的简讯而已。曾经想过打电话过去,却只得到该号码已停止使用的回应……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一般外界人士对对於法学人士的刻板印象是什么?我想有大多数都会认为是道貌岸然的老头子吧!即使年轻一点的,也都是古板斯文型的男生,很少会想到也有年轻漂亮的女生。
正在载入中……